当制片方淘梦向我提出这个项目时,我一开始是拒绝的。 转自www.laowoniu.com

  hdav.com.cn

  难,太难了。网络电影不过千万上下的投资,要做战争片?黄继光堵抢眼人尽皆知,结局剧透毫无悬念?多少年都没见过几部抗美援朝影视,审查前景如何?…… 转自www.laowoniu.com

  硬着头皮接下以后,看了几个月的史料,发现难度比我想象的还要大。

微信号:860275582

  七十年前的史料混杂了真实记录,混乱回忆,宣传材料,文学创作,光是堵抢眼这场战斗的过程,我就整理出11个版本的叙述,各有不同。这也成为某些人士攻击质疑黄继光的原因。 转自老蜗牛家庭影院博客

  在经历了许多个激进的创作构想,以及一稿被当面枪毙的剧本后,这个难题逐渐清晰起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www.hdav.com.cn

  最难的,是平衡。历史和创作之间,表达和审查之间,商业和艺术之间,也在宏大构思和渺小预算之间。 转载请注明出处,www.hdav.com.cn

  更难的,是让这个名字,从“黄继光堵抢眼”这过于熟悉的文字概念中走出来,重新变成一个可以置信的人。 https://www.hdav.com.cn/play-hometheater/4897.html

  因此最终我们捧出来的电影,不能是狂轰滥炸的爆米花,也不能是浓眉大眼的样板戏。得是我们经过潜心研究之后,在狭窄的创作缝隙中尽力还原的一种真实。冷静的,克制的,不怼在你鼻子下面的真实。

  这片子确实难。但是你再难,能有多难?能有当年这帮年轻人拿着落后的武器面对强敌难?——看过老兵们的回忆,再实际在山上跑过,模拟过,我才深刻意识到这种难。真实就是战争太难了,太可怕了,太令人生厌了,绝不是抬手突突突就死一片鬼子的喜剧。真实是上甘岭上一天几十万发炮弹,躲在坑道里都能被震死;是去上甘岭的路都被炮火封锁,不知多少侦察兵通信员消失在路上;是鏖战四十三天的战役里,“舍身炸敌碉堡堵敌枪眼等成为普遍现象。”

  恰好我这人认真,喜欢认死理,这种真实成为了每一步的准则。

  

 

  工作盘里的部分资料

  黄继光是通信员,不是战斗员——那我们就描写通信员的成长和训练。

  黄继光和妈妈有信件存世——那就尽量使用,捏合到故事里。

  战役爆发当天,黄继光应该不在受攻击的两个高地上——那我们就假设他前一天跟随参谋长回到了后方的团部,于是接受了建立通信的任务。所涉及阵地,时间,地点,都和真实战史不能冲突。

  19日反攻,黄继光应该跟着参谋长作为二梯队在后方,一开始不参与六连的进攻——那我们就不瞎给他加戏,只让他看着战友们逐渐凋零。

  战斗过程里需要许多桥段和细节填充——那就从老兵回忆录里找,和军事指导聊,没有实据的不写。

  上甘岭前线没有记录有女兵——那就不写女兵。别的片子写了,哪怕老电影《上甘岭》写了,我们也不写。

  ……

  

 

  真实的上甘岭阵地

  至于制作时的阵地,坑道,服装,枪械,军事动作,战斗过程等等,其他主创已有更详细的分享,核心思路都是一样,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有兴趣的可以去微博看。总之就是能真就真,真不了也得在真实框架里,弄得尽量真。

  这一思路当时一定逼得各部门主创背着我叫苦。明明影视城里有现成的战场,为什么一定要找个山挖?害的灯光吊车要开到山上,摄影师要在晚上扛着机器在山脊上奔跑?拍美军弄点绿衣服就行,为什么OD3的绿不行一定要OD7的绿?为什么连防弹衣和头盔罩子都要现做?抗日的枪也是枪为什么还要找型号对的枪?假枪让演员哆嗦一下,后期加枪火就可以,为什么一定要真枪?拍了挺多战争戏了,为什么拿枪的姿势还要听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军事指导教?总共就拍二十几天,居然开机前还要军训?网络电影好多人手机看,为啥还要做5.1声道?……

  就一定要。

  我经验浅薄,也不知道其他导演是怎样拍戏的,预算问题全部扔给我信任的制片人。遇到困难了,要不了了,就跟大家撒娇,就一定要嘛!然后大家就真的顶着压力,给我努力要来了。

  等到开机后,所有人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都说:“真香”。

  我也在每个镜头拍摄时摩拳擦掌,喊着“来来来我们再香一个!”全然忘记了当初拒绝项目时候的高冷。

  

 

  我们挖的阵地

  而这不光是因为各部门的努力,还因为监视器里有一批愿意一起吃土的优秀演员。

  三个年轻人打头,诸多老手压阵。大家一起没日没夜的投入在战斗里。

  洪洋和刘思博,他们作为黄继光的羽翼,让两个鲜少被歌颂的战士,在片中同样熠熠生辉。

  刘之冰老师,武强老师,刘一江老师,牛北壬老师,李田野老师,李晓川老师。不论文戏武戏,不管等待多久,都是说来就来,出手就有,帮助剧组节省大量时间。

  还有扮演黄妈妈的迟蓬老师,只有一天的戏,没有几句台词,却非常认真的做功课,和我探讨造型和表演方案,短短的接触中展现出的敬业和低调让我无比敬佩。可惜因为健康问题没有在首映时见到她,我很挂念,希望她早日康复。

  当然还有我们的跟组演员和武行兄弟,因为剧组穷,他们演完我军演美军,山上死完山下活,任劳任怨,死去活来。

  最后着重说扮演黄继光的刘家祎。他当时才刚上大学,比黄继光牺牲时的二十一岁还要小。一开始选他的时候,其实也是有声音“拒绝”的,觉得他太年轻,太鲜肉。

  但当他剃掉头发,穿上军装,对镜头投来那稚嫩清澈但又坚强的眼神时,所有人都“真香”了。

  他是年轻,但他用天赋和态度扛起了这部电影。他对得起黄继光。

  

 

  杀青

  我们当然还是遇到了很多困难。山上变幻莫测的天气;疫情;因为同题材大剧组同期拍摄导致的物资和外籍演员匮乏;多部门超预算;动作演员受伤;漫长的审查;无奈的删减;……片子里清晰可见的留下了很多遗憾。

  但我知道,全剧组所有人,都已经做到最好。

  我没法在一篇文字里回忆所有的细节,对所有人表达感谢,我这人害羞又别扭,最不擅长这个了。从2020年春天接触项目至今已经两年多,许多人来来去去,如今终于完成上线。只希望所有贡献过力量的人,能为之骄傲。然后当我们再度相聚,能够一起奔向更远大的梦想。

  

 

  分镜师石鑫的分镜

  制作角度,真的榨得一滴都没有了。观众凡有不满,不管是嫌慢,嫌晃,还是觉得结构不佳,故事不精,看点不足,手法不对的,都是我才能不足的责任,只有在以后的创作中再努力精进。

  

 

  我的分镜

  我知道,对于很多观众来说,看到片名的时候,你们也是拒绝的。

  “特级英雄”这四个字,在如今似乎是个陌生的概念。我也不例外。

  我们熟悉的是“超级英雄”,或者“宇宙英雄”,为他们在银幕上无数次拯救世界叫好甚至感动。很多人甚至真的就看错成了“超级英雄黄继光”,连网上的盗版资源的英文标题也写成了“Superhero Huangjiguang”. 当然最让我难过的,是说一看到这奇怪的四个字,就决定不看的人。

  不为了教育谁,也不为了糊弄谁,这是一部真诚的片子。有空来看看吧。可能是香的哈哈。

  

 

  开饭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