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arc Phillips。我刚参观完达尼的总部和工厂,就立即又被达尼邀请前往丹麦参加他们的新款旗舰音箱KORE的发布会,这真是太巧了。我收到了Hummingbird Media的Jeff Touzeau发来的邮件邀请,他是达尼在北美的营销负责人。我当时就在想,哇!Jeff,我正好就在丹麦!当然可以参加这次活动了。

  就这样,我的达尼之旅从原来简简单单的花三天拜访丹麦西北部的奥尔堡,变成了近两周的丹麦深度游,先坐飞机,然后坐汽车,最后坐火车。(我甚至还没提在希尔波尔和希思罗机场的中转。)我在丹麦四个最大的城市--哥本哈根、奥尔胡斯、欧登塞和奥尔堡都待了一段时间,途中还有很多绿色的农田,这让我想起了沿着纽约高速公路在锡拉丘兹和罗切斯特之间穿梭的时光。我曾经飞过慕尼黑两次,每次都是参加活动后就返程了,并没有深入了解到德国的风土人情。但我觉得我现在更了解丹麦了,尽管我还是一句丹麦语都不会说。 转自老蜗牛家庭影院博客

  当我离开奥尔堡,飞往哥本哈根时,我发现达尼是十分好客的东道主,特别是销售和市场部负责人Thomas Knudsen,他们精准又不失亲切地将我们这些访客从一个参观地点带到另一个地点。这里说的不光是我自己,还有The Absolute Sound的Neil Gader、Stereophile的Robert Schryer、Sound & Vision的Michael Trei、CE Pro的Robert Archer、Secrets of Home Theater and Hi-fi的Carlo Lo Raso和Soundstage的Jason Thorpe! Hummingbird Media的Jeff和达尼在北美的经销商Lenbrook的Jason Zidle也参加了本次活动。

转载请注明出处,www.hdav.com.cn

  我花了一些时间来正确拼写DALI,就像花了一些时间来正确拼写Børresen一样。这不是萨尔瓦多-达利的Dali(那个著名的大画家),而是DALI,它的全称含义是丹麦发烧音响工厂。 https://www.hdav.com.cn/play-hometheater/4430.html

  DALI中的D是DALI KORE故事中的主角。虽然这家丹麦公司长期以来一直以其华丽的箱体和有吸引力的饰面处理而闻名,而丹麦本身也以传奇的世界级家具品牌而闻名,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达尼在大约15-20年前开始将其大部分箱体生产外包给远东地区,就像许多其他丹麦HiFi音响公司一样。这无可厚非,因为站在全球市场的角度上你必须保持竞争力,否则很难生存。 微信号:hdavcomcn

  但自从疫情以来,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在某些情况下,将制造和装配外包给中国的成本反而更高,因为现在全世界正在经历供应链问题。在中国制造零件可能很便宜,但要将这些零件运往世界各地就很贵了。此外,这样一来如果产品出现问题要更换,可能又要等上四个月才能收到货。事实上达尼在中国的确设有工厂,不过在当今不断变化的全球局势下无法开展更多的业务。 微信号:hdavcomcn

   hdav.com.cn

4.jpg

  转自laowoniu.com

  DALI KORE hdav.com.cn

  早在这些全球性的供应链问题暴发之前,达尼就已经计划要生产DALI KORE了。如今这些问题只是加速了生产的进程,达尼认为这会是他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音箱,也是一个真正能称得上是高端产品的音箱。达尼分析过自家丹麦工厂的产能,在那里他们生产了很多喇叭单元和分频器,并进行严格检验。因此,他们觉得在丹麦就可以完成DALI KORE的加工。他们唯一需要借助的外包是娴熟的木材加工——必须拥有最先进的设施——以便为新的旗舰产品制造独特的弧形箱体。

  

5.jpg

 

  Hudevad的Kaare Jørgensen

  丹麦制造

  当我们到达哥本哈根后,达尼通知我们可以先去休息一下倒倒时差,随后我们坐上了一辆租用的巴士前往欧登塞外的奥尔斯勒夫,它位于丹麦中部的富宁岛上。我们在这参观了Hudevad家具公司,这是一个家族企业。Erik Jørgensen早在1967年就创办了这家公司,现在他的儿子Kaare(读起来很像KORE),和他的父亲一起经营这家公司。

  Hudevad对他们的产品感到非常自豪,他们拥有大量精巧的数控机床和压力机械,可以对木材做任何处理。正是Hudevad为DALI KORE提供了弧形的桦木板材,这些板材是使用定制的夹具精确成型的,而这些夹具是由巨大的铝块制成的。

  达尼甚至投资了Hudevad,成为其股东之一,当然这些都是为了确保能获得稳定的优质的丹麦木材供应,DALI KORE和将来任何会使用这些原料的产品都会因此受益。虽然人工肯定要比中国高得多,但考虑到风险和运输,算下来成本其实也差不多。这有时也被称为范式转变,其他一些公司有可能也会在不久的未来采取这种策略。

  Hudevad看起来很兴奋,但也很忙,在我们参观期间,他们一直在工厂的车间里工作。但是,欧登塞外这一站是可爱而富有启发性的,虽然它只是这段旅程的始发站。等我们到达奥尔胡斯,就立即前往日德兰的奥尔堡南部,随后入住酒店,然后再重新登上包车前往诺拉格小镇外的达尼工厂。我们在那里呆了几天,参观了工厂,那里的每一个房间以及秘密研发室,都汇聚了奇思妙想,不过很遗憾他们不允许拍照。

  

8.jpg

 

  达尼首席执行官Thomas Martin Holm向我们展示了存放DALI历代产品的地方。

  制造DALI KORE

  达尼的首席执行官Thomas Martin Holm在工厂接待了我们,并带领我们参观了达尼规模巨大的工厂、仓库和办公室的每个部门。然后我开始意识到,我们其实是跟着DALI KORE的生产流程,看着它从一摞分层的桦木板变成一个最终的成品。

  达尼的工厂车间令人印象深刻,首先,它是一个无尘车间,这意味着如果我们用粘稠的手指污染了车间之后,他们可能必须请来一支专业的卫生技术队来处理。工厂的照明也值得注意——它模仿了自然阳光的亮度,使装配团队能够看到他们面前的每一个小角落和每一个细微的缝隙。

  

9.jpg

 

  DALI KORE的11.5寸低音单元的组装过程令人印象深刻——整个盆架完成后,重量超过了13.6公斤。这时大家开始谈论SMC(软磁化合物),达尼早在2012年就为他们的Epicon系列研发了SMC。SMC具有磁性而几乎不导电,这意味着它非常适合用于铁和其他金属产生涡流的喇叭单元,导磁的金属可能会增加噪音和失真。(这也是丹麦音响集团追求D类技术的原因之一——它摆脱了变压器中的铁。)

  

10.jpg

 

  SMC与达尼的平衡驱动技术结合使用,该技术在喇叭单元中使用双音圈,来减少谐波失真,并 "通过一对互补的几何形状来消除特定方向的非线性失真"。

  

11.jpg

 

  DALI KORE低音单元的振膜材料,以及达尼产品线上线下的许多其他低音单元,都是由木质纤维制成的——你看到的纹理和斑点实际上是音盆的阻尼,防止它们在运动过程中破裂。达尼自己生产了所有的喇叭单元,我承认牛奶巧克力色的音盆看起来很好看。

  

12.jpg

 

  DALI KORE中包含两个这样的单元,它们分别被安置在一个内部分隔的72升的箱体中,你还能看到一个7寸的中音单元,它同样遵循SMC和平衡驱动。最后,你会看到独特的DALI EVO-K混合高音单元,其中同时使用了球顶和带式高音单元——这是自1990年以来许多达尼音箱的一个共同特征。35毫米球顶高音单元是达尼的新品,由达尼自己制造。带式高音单元可以处理15kHz至30kHz的高频,使球顶可以更好地在2100Hz时与中频衔接。

  这是DALI KORE的分频器,就搁在组装台上。我小心翼翼的拍下这个照片,直到我在新闻资料和宣传资料上看到几乎相同的照片。分频器还有第二块板子,位于高音单元组件中,但主板其实是靠在DALI KORE底部的混凝土基座上。

  

13.jpg

 

  一旦DALI KORE 4.5分频的单元全部组装完毕,工作人员就可以拆开从Hudevad家具公司运来的弧形箱体的包装。你会注意到,箱体的外饰面已经装好了,这与通常在音箱制造中后期才去贴饰面的做法非常不同。

  

14.png

 

  这并不意味着箱体已经全部完成了,一个由达尼最熟练和最有经验的员工组成的团队为KORE做最后的整理、抛光和组装。为此,他们还设计了一系列的起重机和支架,以应对DALI KORE及其沉重的重量,这样一来,音箱的每处细节都可以交给两个人同时处理。

  

17.jpg

 

  

20.jpg

 

  在我看来,完工后的DALI KORE是一个相当华丽的音箱,充满了引人注目的色彩和纹理。棕色、金色和黑色都给了这个落地音箱一个偏深色的外观,就好像它是从地下深处挖出来的。现在是时候让我们听一听这些音箱了。

  

22.jpg

 

  DALI KORE的试听

  媒体组参加了两场关于DALI KORE的试听——分别在不同的房间和非常不同的系统搭配中进行。第一套系统是在一个相对完善的房间里,显然是为了接待访客或做报告使用的。第一套系统采用了大量来自NAD Master系列的设备,有从百到千的功率瓦数,DALI DIG被用作数字信号源。

  第二个房间是一个更加简易的房间,它的特点是有更多零散的系统组件,比如Denon的输入信号源和一对DALI Gravity功放,这是该公司在90年代早期到中期生产的。这些是纯A类的功放,每声道能提供大约1500瓦的功率。

  当然,第一个房间也是很不错的。我们听到了很多大而有力的演示曲目,证实了DALI KORE可以大音量播放,而且低频响应非常深沉。但是第二个房间揭示了DALI KORE更多的特性。让我感觉这是一个相当均衡的音箱,它的五个单元比表面看起来的更加协调,而且能巧妙地播放所有类型的音乐。在第二个房间里,我们听到的流行音乐和电子音乐较少,古典音乐和爵士乐更多一些,而KORE听起来总是很松弛、很平静,并且能够以同样的松弛感处理大动态。

  在这个房间里与DALI KORE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承认这是一个成功的产品。难怪达尼会为KORE感到骄傲,这是理所应当的。

  

25.jpg

 

  DALI KORE的前景

  在我来丹麦之前,我也想过要怎么评价DALI KORE。但这些看法并不成熟——因为我以前听过他们的音箱,这些产品一直表现良好,但同时我也觉得它们很容易被埋没在Bowers & Wilkins、Polk、PSB、Paradigm和KEF等高端音响的洪流之中。当然这也没有什么谁对谁错,只是我觉得达尼这样的品牌应该被更多人认识。

  DALI KORE显然也很有抱负,它的设计是为了吸引像我这样的发烧友,即之前可能从未考虑将这个丹麦品牌作为自己HI-END系统组件的消费者。在听过之后,我现在完全相信它能做到这一点。

  但是也可能会存在两种DALI KORE的潜在用户。一种原本就是达尼的忠实粉丝,对该品牌的忠诚度很高,想在原来达尼的旗舰产品的基础上继续升级。事实上达尼已经向这些客户售出了几套KORE。另一种用户之前可能并没有打算考虑KORE,直到在经销商那里坐下来聆听。

  然而,其实DALI KORE项目源于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我们丹麦人很谦虚,不喜欢吹嘘,但我们的公司正在扩张,一切都在我们内部制造。但我们坚持我们的初衷,制造一种设置友好且平易近人的产品"。(我不确定这句话是谁说的,也许是因为我听过很多次。)这种对用户友好信条也体现在放大设计上。达尼一直认为放大是个变数,他们致力于制造与任何类型的功放都能良好匹配的音箱。因此,我说DALI KORE是一款没有高端音响旗舰产品姿态的高端旗舰产品。它就像一辆炫酷的跑车,但也可以日常驾驶。

  这对发烧友来说是个好事,特别是DALI KORE中使用的技术,将来也会渗透到他们其他级别的产品中。达尼公司如今坐拥的这些资源,让我觉得他们将会以一些大刀阔斧的计划来改变他们在高端音响中的品牌形象。

  DALI定制安装音箱

  

26.jpg

 

  入墙式音箱

  

27.jpg

 

  DALI KORE规格:

  频率范围:26Hz-34kHz

  灵敏度:88dB

  标称阻抗:4欧姆

  单元配置(单个音箱):两个11.5寸平衡驱动SMC低音单元,一个7寸平衡驱动SMC中音单元,一个35毫米软球高音和一个带状混合超高音

  分频点:390/2100/12,000HZ

  尺寸:167.5 x 44.3 x 59.3cm

  重量:每个160公斤(运输重量255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