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绮是一位影院投资人,从1月23日接到暂停营业的通知起,她投资的电影院已经大门紧闭5个多月了。如果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到今年的端午节,方绮的电影院本该迎来开业10周年的纪念活动。方绮向本刊记者讲述了她这10年来经营电影院的经历,以及疫情之下不知何去何从的迷茫。她说,自己做了10年的影院,第一次感觉到这么手足无措。

  实习记者|杨雯,口述|方绮(应受访者要求,方绮为化名)

  我原来手里是有两家影院,现在就只剩一家了。卖了的那家是我去年年底刚接手的,卖出价比收购时便宜了一半,6月10号刚签的合同。我现在唯一还有的这家,到今年端午节的时候正好是满10周年。

  我原来是做房地产的,最初产生想做电影的想法是在2009年,那一年的年末我遇到了《阿凡达》。我还记得当时是在南京,晚上12点多的场次,100多块钱一张票,在那时候100多块钱一张的电影票简直就是天价,但正是通过《阿凡达》,我第一次感受到电影是这么吸引人。我那年正好是29岁,我想我快要30岁了,在而立之年希望能开始做点能坚持一辈子的事,于是我决定开始办电影院。

  

小人物|我做了十年影院,再不开门真熬不下去了

  图|摄图网

  一开始真的是很困难,我们这儿是小地方,市区里才不到20万人,当时人们的观念里并不太接受电影院。因为当时家用电脑刚刚普及,电影上映三四天网上就能出盗版,所以很多人都笑话我,说你怎么开电影院,现在哪有上电影院看电影的。我真的是扛了一年半,那一年半里投资的钱一分钱都没赚回来,只是勉强保本经营。

  直到2011年的暑假,《变形金刚3》上映了,我们本地的观众发现3D电影在电影院看确实有不一样的感觉,从那之后,我的生意才慢慢开始好转。但是我的生意好转,其他人也会发现电影院是个好市场,也想参与进来,所以我就不断把我挣到钱再投资回电影院,扩大规模、设备升级,这样其他想进入的人就会谨慎评估这个地方的市场需求是不是已经被满足了,再开新影院是不是有风险。就这样,前6年里我们都是本地唯一的电影院,直到2016年才进入了第二家,到现在一共有四家电影院了。

  我知道现在很多人对电影院行业存在误解,以为影院建成以后等着分红就行了。实际上10年来我们影院装修了三次,升级了三次放映设备,从1.3K升级到小2K,又从小2K升级到激光机,一个厅的一套设备就要二十几万,音响也从不专业到专业,就是为了不断满足观众的需求。2010年影院刚开张的时候,我手里只有100多万,那时候规模就是不到500平米的1个厅加2个小包间,连第二个厅都供不起。到现在,影院已经扩建到1600多平米,有6个厅和5个包间了。最近一次的投入是在去年年底,我刚刚花了70万重新装修,然而装修完以后投入的资金还没有来得及收回来,就遇到疫情了。

  我们影院所在的这个商业广场,原本一楼是卖手机、卖服装,二楼是健身房,三楼是儿童娱乐和电玩,四楼是影院和一家台球馆。因为这次疫情,一楼的店关了一半,二楼的健身房直接撤了,三楼的游戏厅、儿童娱乐也撤了,就四楼还剩台球馆开着,我家电影院关着,整个楼里原来一大半的店铺都已经死掉了。我们影院一年的租金及各种杂费要50万左右,房东出于理解给减免了三个月的租金,但现在不得不面临的事实是最初的三个月早就过去,五一已经开始交房租了,到七月底我又要开始交下个季度的房租,这笔钱我现在还不知道能从哪出。

  除了租金,像影院积压的像爆米花、饮料这些食品也都要过期了。年前我囤了将近3万块钱5月份过期的爆米花和薯条,本来按平时一个寒假差不多就能卖完。今年影院停业后,我在疫情最厉害的那段时间亲自戴着口罩去电影院取爆米花,在朋友圈里发动所有人去卖,再亲自送去,前前后后卖掉了70多箱,疫情减缓后又陆陆续续卖了20多箱,总共收回来2万来块,没卖掉的留了10多箱,也都过期了。

  

小人物|我做了十年影院,再不开门真熬不下去了

 

  图|摄图网

  饮料囤了300多箱是9月份到期的,价值1万多块,我原本想着要是暑假能开业,到9月份也卖完了,但现在这个情况下也不敢赌了,只好又天天在朋友圈卖,现在还剩下170多箱,正和厂商协商能不能给换。还有1万多的果冻、牛肉干等小食品,最近才联系到一个场地,打算把自动售货机拉去卖一卖。早些时候有新闻写一些从业者自救,出来搞地摊经济,我们也效仿过,拿着饮料去摆了两天的地摊,一瓶都没卖出去。

  我还记得3月26日那天,我们省里有别的城市的电影院开门了,他们当天有了200多块的票房,我想着我们也马上能开业了,带着服务员去打扫了影院,但当天晚上就听说已开业的影院被紧急叫停。到5月中旬,我看迟迟没有复业通知,开始琢磨别的办法,我早年学过一些美容减肥,也想过如果长久不能开业的话能不能组织员工们先转行做这个。但是影院想改造成别的营业场所,有很多实际困难,也需要时间,而且我和我的员工对电影院之外的生意该怎么做也很陌生,所以我们心里还是更盼着电影院能复工。

  6月初网上又有传闻说很快就要公布复业了,然而在6月12日的早晨8点35分,我在微信群里面看到了北京突发疫情的消息。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刚送完孩子上学,本来还高高兴兴的,一看到这个消息整个人瞬间天昏地暗,就觉得人生没有希望了。影院跟其他娱乐行业有一个最大的不同之处是它有淡旺季,我们一年只有寒假、暑假这两季是挣钱的,寒假25天加暑假的两个月的收入能占到一年的60%到70%。所以我特别焦急就是因为,今年我们已经错过了春节档,现在马上就要到暑假了,如果还开不了门的话,我想全国的1万多家影院会有很多都熬不下去了。

  

小人物|我做了十年影院,再不开门真熬不下去了

 

  没办法安排的还有我的这些员工。我一共有7个员工,有的都跟着我10年了,有的是结了婚生孩子回家、生完孩子又回来的。我以前对我员工们说,我想这个影院是我一辈子的事业,也是你们的事业,等很多年以后我们都老了,退休了,就坐在一起聊一聊,回忆咱们10年以前20年以前一起做电影院的事,那会是我们这一帮共同奋斗过的人的情怀和寄托。他们现在也还和我一起坚持着,但我也只能给他们开出1500元的最低工资标准,每个月也要有1万多块的支出。

  现在有不少影投人都已经是卖房卖车去填补资金困难,我看人家比我困难的都还在坚持着,我更得想办法硬扛下去。月初我卖掉另一家影院的时候,我有些同行还特地问我说听说你们家影院要转手了,都在互相盯着对方,得知不是10周年这家的时候他们还很失落。我们10年的影院,会员积累了1万多人,也有顾客询问过退卡,但是目前还没有真的退的,因为用心经营这么多年大家看在眼里,也都很体谅,所以我更不可能比其他人先放弃。

  我们原本疫情前就在策划今年10周年的回馈活动,一是联合旅行社私人订制行程,组织全市不同类型的情侣和家庭一起出去旅行,为他们拍摄制作旅行纪录片;二是联合多年来合作的商家,再铺设其他活动,给参与的顾客发放最大力度的优惠和礼品,本想着过完年就去实施的。前几天,我本来还打算叫上家人朋友一起来影院小规模聚聚,挂点气球做个蛋糕纪念一下,材料都买好了,又因为临时接到通知让减少聚集取消了。但我还是准备周年日当天自己一个人回影院去看看,穿得漂漂亮亮的,在自己10年前同样的位置,再拍上一张照片。

  

小人物|我做了十年影院,再不开门真熬不下去了

 

  我想着,如果能坚持到复业,不牵扯版权问题的话我真的很想放映3D《阿凡达》。我自己对3D《阿凡达》有10年的情结,今年正好也是我们影院10周年,如果允许的话我就免费向观众放映,让顾客先来感受一下我们的设施,也感受一下我们10年老电影院的坚持和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