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影院

  所谓鬼才,就是鬼才知道他在想什么

  昆汀·塔伦蒂诺,这个充满暴力基因,嗜好血浆和舔女人脚趾的家伙,是至今最能成功结合血腥、娱乐和艺术三种看似互斥元素的导演之一。

  昆汀年幼时,他混迹于娱乐圈的继父柯特经常带着昆汀去看那些古怪的电影,并试图让他理解电影中另类的文化,这与昆汀日后对cult口味情有独钟有着密切的关系。

  柯特使昆汀明白:艺术最重要的是趣味。

  鬼才的电影人生由此开启。

  好莱坞的坏小子

  鬼才昆汀的人生,处处吊诡。

  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看电影开头就能猜到结尾,打破常规的非线性叙事手法让昆汀痴迷,感到新鲜。

  昆汀的电影,用他自己的话说,都有一股“通心粉西部片”的味道,在神话和戏剧的托盘里,是佐着黑色幽默的暴力和惊悚。

  

  《杀死比尔》的暴力美学

  《杀死比尔》中,漫天挥洒的血浆、干净利落的近身格斗、雪地中的杀戮美人,每一帧都在向观众诠释“杀戮也可以是一种美”。

  电影中那些high大了的场面,让观众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酣畅。

  拿来主义的痞子乱炖

  蒙特·赫尔曼曾说:“昆汀生活的源头就是电影,他睡觉、吃饭都离不开电影。”

  昆汀早年在洛杉矶一家录像带租赁店打工,这期间他看了大量的电影,据说有20000部之多

  如此庞大的阅片量,足以使昆汀自学成才,昔日音像店的打工小伙儿,修成了一代名导。

  虽然昆汀在剧本创作和叙事手法方面天赋异禀,但这个鬼才在电影的拍摄手法上几乎是照搬前人的作品。

  昆汀的“借鉴”,从剧情设计、演员动作,到构图、场景、打光等,学了个十足。

  

  致敬李小龙的服装造型

  《落水狗》——《龙虎风云》,《姜戈》

  《低俗小说》——《八部半》、《法外之徒》

  《危险关系》——《超级猛女》,《毕业生》

  《杀死比尔1》——《公民凯恩》、《修罗雪姬》

  《杀死比尔2》——《银翼杀手》、《黄金三镖客》、《西部往事》

  《无耻混蛋》——《不可饶恕》、《大都会》

  《被解救的姜戈》——《姜戈》、《乱世佳人》

  昆汀自己承认:“其实我每部戏都是这里抄点那里抄点,然后把他们混在一起。如果不喜欢,观众大可以不看,我就是到处抄袭桥段的。我的片子就是抄袭,不是他妈的致敬!”

  如此直白、痞气十足的回应,反而令昆汀更加迷人。

  正如毕加索所说:好的艺术家会借鉴,而伟大的艺术家会抄袭。

  “抄”出来的大师,这也是昆汀的魅力所在——我就是抄袭,爱看看,不看滚!

  这就是中国影迷为之倾心的“痞子导演”,那个喜欢在电影台词中使用“motherfucker”的好莱坞坏小子。

  大师级迷弟,港片爱好者

  “有一年,我每天都要观看至少一部邵氏电影,有时候是三部。”——昆汀·塔伦蒂诺

  

  昆汀极其钟爱港片,特别是香港的邵氏电影。

  昆汀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如果我的生命有两面,那么一面就是70年代的邵氏功夫片,另一面则是意大利西部片。”

  古旧的好莱坞B级片和香港电影,构成了昆汀的创作基础。

  他对邵氏武侠、吴宇森的英雄片、林岭东的监狱片、成龙的喜剧电影、“东方戈达尔”王家卫如数家珍,爱得如痴如醉。

  港片爱好者会在昆汀的导演作品中发现熟悉的风格、运镜、节奏、造型。

  《杀死比尔》就被昆汀定义为一部“香港功夫片”,因此在《杀死比尔》的片头,昆汀毫不吝啬地打上邵氏公司的标识“SB”。

  

  《杀死比尔》片头的邵氏电影标识

  第67届威尼斯电影节上,昆汀为吴宇森颁发终身成就奖,昆汀上台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至爱吴宇森。

  

  在暴力美学开创者吴宇森和香港武侠片宗师徐克面前,平日里狂拽酷炫的昆汀秒变迷弟。

  在偶像面前,矜持?不存在的。

  除了吴宇森、徐克,昆汀还是王家卫的粉丝,与姜文相交莫逆(可能是因为两人都对脚有着“特殊癖好”)。

  昆汀很喜欢墨镜王的《重庆森林》:我没见过任何看过《重庆森林》的人会不爱上王家卫。

  

  昆汀谈《重庆森林》

  

  姜文与昆汀在片场交谈

  电影界的“黄药师”

  金庸先生笔下的黄药师,号称“东邪”,至情至性,行事潇洒,狂傲不羁。

  而昆汀就如电影界的黄药师,“正中带有七分邪,邪中带有三分正”。

  昆汀的恋足癖,电影圈可谓无人不知。

  《低俗小说》中,乌玛·瑟曼赤足跳扭扭舞;

  《杀死比尔》中的很多镜头,从乌玛·瑟曼的脚拍到全身,其中单单是她用意念控制活动脚趾这段,就拍了一分多钟的特写。

  

  昆汀的重口味,除了恋足之外,很少有人注意到,他还是个“爆蛋狂”。

  《低俗小说》

  黑人大佬用一杆猎枪爆了变态警察的蛋

  《无耻混蛋》

  法斯宾德和纳粹盖世太保在桌子下用手枪爆了彼此的蛋

  

  左边的是法鲨

  《被解救的姜戈》

  姜戈用左轮手枪爆了小李子黑人管家的蛋

  

  昆汀:被电影事业耽误的DJ

  有影迷总结过,昆汀有三宝:话痨,恋足,配音屌。

  昆汀电影中的配乐,和他的暴力美学标签一样为人所称道,他似乎有个曲库一样的脑子,每部作品里都能找到一堆好听的BGM,而且和剧情还那么搭。

  在网易云音乐里搜索“昆汀”,出来的歌单能让你听到地老天荒。

  昆汀在他的电影中,没心没肺地解构一切,用极端手法去展现黑色幽默。不存在什么伟大的意义,也没有什么需要正面塑造的人物,如果能让观众爆笑,昆汀绝对不会假惺惺地怜悯他的角色。

  鬼才昆汀,和他的电影一样,不按套路出牌,充满着趣味和惊喜。这个鬼才的诞生,犹如划过夜空的流星,点亮了两个世纪的电影史。